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xbyg的博客

共同的爱好 永远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边绝唱与沙原牧歌——诗人李季与盐池民间歌手王有的深厚感情  

2010-08-19 09:38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三边绝唱与沙原牧歌

——诗人李季与盐池民间歌手王有的深厚感情 

 

如果说诗人李季的长诗《王贵与李香香》是三边人民革命和爱情的绝唱,那么,盐池民间歌手王有创作的民歌就是沙原百姓生产和生活的牧歌。

《王贵和李香香》采用三边一带流传的“信天游”形式,以王贵与李香香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生动地描绘出三边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翻身闹革命的壮丽画卷;王有自编自唱的民歌,运用盐池传统的民间曲调(如打宁夏调等),以本土发生的人和事为创作对象和灵感源泉,或歌颂、或揭露、或劝善、或惩恶,反映了农民的思想感情,道出了农民的疾苦欢乐。李季的爱情绝唱与王有的沙原牧歌,都立足本土,关注民生,吸收民间文艺的有益营养,采用生动明快的群众语言,叙事状物,描摹抒情,感情饱满、人物鲜活,故事性强、感染力大,同样激励着人,感愤着人,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所喜爱。

李季于1943年3月踏上三边这块热土,先当小学教员,然后参加整风审干,后又在三边专署教育科任科员,1945年秋调任盐池县政府政务秘书。三边的革命斗争生活使李季接触了许多纯朴憨厚的三边人,了解了许多感人的革命故事。当地流行的民歌“信天游”,为李季的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1945年12月,李季在盐池创作完成了长篇叙事诗《王贵与李香香》,成为新诗歌的里程碑,得到文艺界普遍的、高度的赞誉。

王有,盐池著名的民间歌手,1930年农历10月22日出生于盐池县城郊乡四墩子村一个贫寒农家,从未进过学堂。十二岁就开时了放羊揽工的生活。十五岁时,同他一块儿放羊的一个姓张的外乡人与他朝夕相处,见他聪明伶俐,教他认识了一些字。可是,连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都没念完,这个外乡人就离去了。王有虽然识字不多,但记忆力强。他从小爱看皮影戏和秦腔,后来对秧歌发生兴趣。只要哪个村有“红火”,不管路途远近,他都要跑去看,常常听得入了迷。时间一长,听得多了,“耳音子灌满了”,他就记住了许多曲调和唱词。十七八岁时,王有跟随父亲一块种地,农闲之际,他用葫芦头做了个“胡胡”,一边学着拉,一边哼着唱,慢慢地,唱得顺口了,也学着编一些顺口溜。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普通农民,王有了解群众的喜怒哀乐,熟悉群众的生产生活,有条件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民间小曲小调进行口头创作。他既能编歌词,又能编快板。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,他就开始了口头创作并演唱了《打土匪》、《鬼托梦》、《十劝郎》、《抹牌》、《洋烟鬼显话》、《绣荷包》等民歌,在当地有一定影响。1936年6月盐池解放,王有亲眼看到国民党反动官员、土豪劣绅落荒逃跑的狼狈,和红军领导穷人打土豪、分田地,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感人事迹,使他感到了共产党是穷人的靠山和救星。怀着激动的心情,回家就编唱了《红军打屈县长》、《红军打花马池》这两首歌,生动地再现了当时的斗争情景,唱出了穷人的心里话。1939年王有妻子病故,王有领着十多岁的儿子到盐池县大水坑石山沟村给人揽工放羊,维持生计。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,王有创作了《父子揽工》。1942年,盐池劳动英雄王科到延安参加边区劳模大会,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。王有听到这件事十分兴奋,为传扬劳动英雄王科发展生产、支前援战的先进事迹,王有创作了《劳动英雄王科》。从此,王有创作的东西一下子多了起来,当地老百姓都说:“王有能得很,给他指个东西,叫他编个词,他低头想一会儿就能编出来。”这期间,他又先后改编和创作了《寡妇断根》、《四季生产歌》、《自由结婚多欢喜》、《父想子能》、《讲卫生不生病》、《新旧社会不一般》、《毛主席闹革命》等作品。由于王有亲身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,饱受了旧社会的苦,尝到了新社会的甜。所以,他的作品反映的生活是真实的,表达的感情是深厚的,道出了劳动人民的思想和愿望,能够引起群众感情上的强烈共鸣,不少作品一出来,就不胫而走,众口相传。尤其是他的《寡妇断根》,在三边一带很是有名。

王有与李季的相识,缘于盐池发生的一个离婚案件及王有就这个离婚案件而编的《寡妇断根》。这首民歌反映了离婚案件的来龙去脉,揭示了矛盾的本质所在,也批评了县上、区上的干部。县上就把王有抓起来,关在监狱,说他侮辱了政府。通过批评教育后,王有保证今后不再唱了。十八天后,王有被放了出来。过了一个月,即1945年秋,王有再次被人民政府传唤。原因很简单,《寡妇断根》还在群众中传唱,范围大而影响坏。王有觉得自己委屈,进行了辩解。但自己不唱,别人在唱,追来追去,这首歌的创作者是自己,因此,他被迫接受劳动改造:白天担大粪、晚上收大狱。原来,王有除了放羊之外,还学了个皮匠手艺,经常给四邻八乡的乡亲们做些皮活。创作《寡妇断根》后,他不但在放羊时唱过,而且在做皮活时也唱过,就被一些乡野牧羊的和四处做皮活的匠人唱得沸沸扬扬,在盐池及周边地区群众中广为流传。虽然自己不唱了,但他阻止不了群众传唱。就在这个时候,李季来到了盐池县政府工作,并负责调查这个案子。一天,王有放风的时候,李季找到了他,详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,李季劝王有:“你不要再唱《寡妇断根》这首歌了,叫人一说你为根,只要你改错,你的事我再向政府说说。”后来,县政府要求区、乡政府给群众做工作,《寡妇断根》在盐池就没人唱了。因此,接受了三十四天的改造后,王有第二次被放了出去,继续到石山沟给人揽工放羊。《寡妇断根》不唱了,王有却在别人的捣鼓下,又编了一个《担大粪》的歌。后来,政府准备第三次拘捕他,是石山沟的群众保了他。李季又来给他做工作,对他进行了民歌创作上的辅导,劝他:“以后与政府不利的事不要编,不要创作影响共产党和边区政府形象的歌。”从此,王有与李季熟悉了,慢慢地成了朋友。李季有事到四墩子,就到王有家,俩人盘腿坐在热炕上,一杆羊骨烟锅,一袋水烟,相互轮换着抽,谈农事,唱民歌,李季粗糙的笔记本上记满了王有编唱的民歌。王有到了县城,就去看李季,俩人屈蹲在火炉边,彼此谦让着边区米酒和山野苦菜,一同拉家常,说政策,编小曲,王有灵动的脑海中留下了李季教唱的曲调。初秋的日子,王有给李季带来了野外采挖的蒿瓜瓜、沙吊吊;寒冷的小屋中,李季为王有烤好了山药蛋、甜红薯。是民歌——这一民族文化的瑰宝,把两人连在了一起,是对人民一以贯之的醇厚感情,使两人成为了好朋友。忘记年龄的差距,忘掉身份的差别,忘怀语言的差异,同声相应,同气相求,演绎了一段相互濡染、相互唱和的绵绵深情。在李季的帮助和影响下,全国解放初,何其芳、张松如选编出版的《陕北民歌选》一书将王有的《红军打屈县长》、《父子揽工》、《劳动英雄王科》三首唱词选入;1962年初,宁夏儿童文学家路展专程到盐池,住在王有家,了解他的创作经历,记录、整理他的作品。1962年底,宁夏老诗人朱红兵在《宁夏日报》发表题为《沃土长鲜花》的文章,介绍了王有的生平,盛赞了王有民歌的艺术特色。宁夏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姚力同志,也曾评价了王有的作品。

1964年夏,李季偕同夫人李小为,在当年盐池的老同事、时任宁夏文联主席朱红兵的陪同下一块儿来到了王有的家。分别十八年的老朋友相见格外亲热,李季一个大步跨上前去,握住了王有的手,另一只手拍打着王有的肩头,王有紧紧抓着李季的手,两人眼含热泪,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在王有家里,两人促膝相谈了半晌,并一起合了影。在李季的著作中,也曾多次提到王有及其所创作的《寡妇断根》,是王有这首歌的影响,刺激了李季敏感的神经,使他尘封的艺术源泉找到了喷薄的端口,凝滞的思绪长上了腾飞的翅膀,终于以“信天游”的形式创作出了《王贵与李香香》。在这里,李季的思想、感情、性格、气质和盐池的沙原融为一体,与王有的百姓情结融为一体,也使李季的创作体现了诗意的境界。他不用中州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,而用三边及盐池沙原的朴实语言,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我们可以说:诗人李季不仅是河南人,更是三边人。

1979年盐池民间歌手王有病故于四墩子,1980年诗人李季也病逝于北京。是意外的巧合,还是心灵的感应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